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弗格森曼联三部曲:流光溢彩 性情中人桃李天下

性情 时间:2018-06-23 编辑:诚信在线娱乐 浏览:
弗格森曼联三部曲:流光溢彩 性情中人桃李天下

  就像《教父》里的柯里昂,作为足坛最后一个教父,弗格森秉持着令人艳羡的权杖,却也背负着荒原的命运。

  27年的时光倒映间,身边的人来人往,他一直伫立在老特拉福德,为另一处的自己套现灵魂。

  始终到了这么一天,他的红色,他的老特拉福德唱起了离歌——此时,有些往事自动爬了上来,老旧的影像和文字也必定要重温。

  即便有人担忧,会伤了那颗瞬间苍老的心

  第一篇章:流光溢彩

  “在这场比赛后,欧洲冠军奖杯距离你只有六英尺远,但如果我们输了,你甚至根本别想碰它一下。你们不拼尽全力就敢回到这里?你们试试看!”

  ——1999年欧冠决赛曼联半场0∶1落后,弗格森中场休息时开始了鼓舞士气的演说。

  欢迎来到老特拉福德,在这里,即使你看不到弗格森的本尊,却能时刻感受到他的存在。

  位于梦剧场的曼联足球博物馆,特别为弗格森设立了一个大厅,以此向来自全世界的游客讲述属于这个名教头的传奇。这个大厅,充斥着各色奖牌、奖杯。这是荣耀的储藏室,过去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弗格森帮助曼联成为有史以来夺得冠军头衔最多的球队,同时他自己也成为获得荣誉最多的教练。

  在老特拉福德的东侧看台,早已挂上了巨大的“阿历克斯·弗格森”字样,在为球队兢兢业业这么多年后——2011年的12月,趁着爵爷的生日,曼联俱乐部送上这份特殊的礼物。这也意味着弗格森的名字已经永远融入到了曼联的百年历史之中。

  这样的梦剧场,流光溢彩,球员、球迷,甚至老板,换了一拨又一拨,永远人来人往——但唯独弗格森,始终在这里,他不仅与曼联合而为一,甚至超乎其上,成了老特拉福德的守护神。

  没有弗格森,曼联的命运将是另一副模样, “所有的荣誉要归功于阿历克斯,他是所有一切的中心,整支球队的核心和支柱,没人能顶替他的位置。”曼联传奇博比·查尔顿爵士曾这样评价弗格森。

  然而,弗格森不仅是曼联的骄傲。按照英国媒体的习惯,他们喜欢将他比作是苏格兰威士忌,经过多年的精心酿造,气味芬芳浓郁,味道清冽隽永——类似于威士忌的举世闻名。

  1999年欧冠决赛,面对拜仁的逆袭之战,是弗格森执教生涯的最顶峰。留下那句“我不敢相信!足球,真他妈的该死!”的名言后,创下三冠王伟绩的苏格兰人,紧接着又获得英女王授予的爵士头衔,顶级名帅之后,又跻身英国名流之列。

  从此,我们对他改了称呼——从“教练先生”变成了“尊敬的阿历克斯·弗格森爵士”。

  第二篇章:性情中人

  “我最伟大的成就不是现在的事情,我最伟大的成绩是把利物浦从他妈的王座上踢下来。你可以把这句话发表出来。”

  ——弗格森2002年9月在《卫报》上公开挑衅利物浦。

  那个有着浓重苏格兰口音的教父,没人敢忽略他说出的每一个字。他总是面无表情,背后却潜藏着不可忽视的力量——一种优雅的狂暴、平静的残忍,如同猎犬与猛虎的混合体。

  他曾直言职业生涯最伟大的成就就是“把利物浦踹下他妈的王座”;在记者嘲讽贝隆时他毫不客气地出手维护,“我他妈的不想跟你说话,他是一个伟大的球员,而你则是一个白痴。”

  在教育球员方面,弗格森也是出了名的严厉,据说他手下有一批自愿为弗格森收集情报的曼联球迷,来自各个街区各个行业,曼联球员在曼彻斯特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吉格斯回忆道,他刚被提拔到曼联一队时,弗格森就亲自驱车阻止他们在派对胡闹。“他进门后,屋里鸦雀无声。他一把扫掉李·夏普手里的酒瓶子,说,‘都给我滚回去!’”

  前曼联球星马克·休斯给恩师起了一个外号——吹风机。理由是:“弗格森教训人的时候,鼻子贴着鼻子,唾沫星子喷在我头上,等他完事,头发都跑后面去了。”这个理由被大多数曼联球员认同,用不了多长时间,“吹风机”风行英伦。

  关于弗格森火爆个性的故事,一天一夜讲不完。但在硬币的另一面,功成名就的弗格森对教练同行们的态度平易得让人难以置信。据说,弗格森的电话是教练们的情感热线与技术讨论热线。很多教练包括英超教练如莫耶斯会在一场大战前向弗格森请教该怎样排兵布阵,得到某个俱乐部的邀请不知道该不该接受,也可以给弗格森打电话。

  更匪夷所思的是,这个老头知道英国每个球场清洁工的号码,每到圣诞节,弗格森都会给他们一一发去祝贺短信或者打电话。

  第三篇章:桃李天下

  “谁离开并不重要,曼联这个名字永远不会变。”

  ——弗格森认为,相比于球员和教练,曼联的传承才是最重要的。

  曼联26年,早已奠定弗格森江湖大佬地位——从英超到欧冠,从英格兰到全世界,他的影响俯拾皆是,他的桃李遍布天下。

  弗格森的权势太大,英超的同行们心知肚明。就连裁判、英足总,也对他心存敬畏。早在20年前,曼联与谢菲尔德的夺冠关键战,曾获得过长达7分钟的补时,并在此期间完成绝杀,捧得联赛冠军。

  英超著名裁判波尔在《每日邮报》曾经谈及一件旧事:“当我第一次来到老特拉福德执法时,弗格森就告诉我他的规矩,‘在老特拉福德,曼联还没赢你就别吹哨’。”

  当然,你可以将此视为弗格森的又一次心理战,但另一方面,这也足够说明,弗格森手握的那根权杖的震慑力。

  对外,态度强硬;对内,弗格森在驾驭大牌球员时极有心得。从坎通纳、基恩、贝隆,再到C罗、香川……许多球员都是冲着弗格森来到曼联,即使待遇未臻期望,也心甘情愿。

  坎通纳的到来很戏剧——弗格森问他:你觉得自己配得上这里么?法国人回答:你该问问这里配不配得上我!

  不过,弗格森和弟子的关系也不全是融洽。最典型的当属“飞靴门事件”:2003年2月足总杯第五轮,曼联0:2不敌阿森纳,赛后,弗格森在更衣室与贝克汉姆在第二个丢球上起了争执,盛怒之下的他一脚踢飞地上的一只球靴,球靴刚好击中了小贝的左侧眉骨,顿时血流如注。

  这次受伤除了让小贝险些破相外,也标志着他与弗格森的亲密关系结束。等到那个赛季结束后,小贝就被卖到了皇马。

  事情过去了多年,弗格森依旧迁怒维多利亚从他手里“抢”走了贝克汉姆——有一次,记者问他只有一颗子弹,会赏给维多利亚还是给温格,弗格森说:“不能有两颗子弹吗?” (朱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