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婆媳抢娃大作战

婆媳 时间:2018-06-23 编辑:诚信在线娱乐 浏览:
这没有营养的陪伴!我心里刚做出论断,宝宝却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尖叫,不是拒绝,是狂笑。笑声穿透了她,带她抵达了一天之内快乐的巅峰。

宝宝满百天,婆婆特地从福建乡下赶来帮忙。她能干、质朴、不挑刺,是个完美婆婆,但我仍然不喜欢她碰我的孩子。

早上是一天最虚弱的时候,我一夜未眠。深夜里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爬起,安抚宝宝无端的夜啼,睡梦被裁得七零八碎,我也成了碎片。早晨五点,我第六次惊醒,摸一张纸尿片找到她湿凉的屁股,我的胳膊却还找不到肩胛,两腿游荡在梦中。

宝宝眼睛撕开条缝,眨巴几下,醒来对她也是苦差。一秒之间,她嘴巴大张,半张脸都嚎啕起来。我一阵紧张,迅速组装好了胳膊和腿。

“不哭!咱们不哭。”

我能听到婆婆已经在窸窸窣窣穿衣起床了。她生性勤劳,从不睡懒觉。

我赶紧把宝宝一把捞进怀里,一边原地兜圈,一边拍打她的颈窝,“睡吧,睡吧,快快睡吧”。

然而婆婆已经走进来了。

“你去困(睡)一下,奶奶来抱。”她向我们展开双臂,那六十岁,却依然强壮有力、哺育过我老公的胸脯,给房间投下一片阴影。

“不,宝宝还没睡够。”

“我来哄她,你去困。”婆婆不熟悉普通话,找不到词就用笑顶上。

“不用,我不困。”我大声喊道,虾米状卧床的老公耸动了一下。

“不,宝宝不爱困。”婆婆用嘴朝她的小脑袋努了一努。

宝宝的头刚好嵌进我的臂弯,散着热气;脸蹭上去,痒酥酥的,像熟透的大猕猴桃。婆婆大手已经探过来。曾经听丈夫讲起过,那不是一双平凡的手,这双手送了半辈子货,以两天一条的速度编织了数以百计的毛衣,还在凌晨四点的河道里淘过砂金,拉扯大了三个孩子。

“嘘,她就要睡着了。”我一闪身,擦过那双铜红大手,紧了紧臂弯。

2

婆婆终于放弃。我背过身,等她笑容僵冷,退出了卧室。我们的公寓很小,出卧室就是餐厅。餐厅的一半隔出来,做成了小客房。在那里活动,婆婆会不会憋闷,我不知道,也顾不得。

我长吁口气。

“早上好。”我对我的大猕猴桃微笑,心里有些得意,“妈妈从奶奶手里把你偷过来了。”

一只手伸到了宝宝肚脐上,想咯吱她,惹她笑,看她变成赤溜溜的小梭鱼。心里怕她会哭,便又作罢。只好接着哄睡,驴子一样抱我的小肉袋在屋里兜圈:“睡吧,睡吧……”

第一缕阳光钻进来的时候,宝宝睡着了。夜晚好像再次降临,我打个呵欠,放倒宝宝在婴儿床,得意洋洋地踱步出屋。

婆婆坐在小板凳上,两只大手钳着手机,在打手游,这是老公连夜教她的,好打发时间。

“困下了?”

“嗯,困下了。”我意味深长地点点头。

婆婆咧嘴一笑,蹬地蹿起,钻进厨房里。

我则像刚完成一首佳构的诗人,在餐厅和厕所散了散步,用清水撩洗了手脸。再出来,餐桌上已经排开了碗筷,热粥、新炒的青菜和麻油煎蛋。

老公睡眼迷离,只扒食粥菜。

趁婆婆在厨房忙活,我小声对他抱怨。

“你走了,抢娃大战就要开始了。”

“用得着抢?”

“你妈不听我的。每次宝宝困了,她都不信,非要哄她玩。多少育儿专家敲过黑板:宝宝累极,神经会崩的!我这是把宝宝从老套的养育观里解救出来!”

“说不定她真不困。”

“谁说的,我是她妈,我比谁都更懂她!你妈那一套呀,都是老黄历了,育儿知识急待更新。”

“我看未必有那么严重,我妈把我们仨养的不也挺好嘛?”

我一时语塞,竟无力反驳,干脆吃蛋:“你怎么不吃蛋?”

“妈专门做给你的。”老公撂下碗筷,一边收拾出门一边补充说,“你多给她抱抱娃,她也就不会和你抢了。”

软糯的米粥拌上脆皮煎蛋,口感格外好。我生老公的气,我才不是小肚鸡肠之辈,等宝宝醒了,就让给婆婆抱!

3

吃完早点,婆婆执意洗碗。

“带娃辛苦。”她大力搪开我。

我不从,抓碗伸向水龙头,婆婆啪地把水关掉了。

这时,空气给一声啼哭撕开。碗筷啪啪掉进水里,我们同时揩手,预备起跑。

“我来。”她说。

“不用不用,我来!”我腿长,捷足一步,抢进了屋,“她只是假醒,还得接一觉呢。”

宝宝在笑了,没牙的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掳心的黑洞。

“嘘——”我抑住大笑一场的冲动,拉下一张禁欲系哄睡脸,在她耳边嘘拍施法。

“她莫爱困(不想睡)。”冷不丁地,婆婆从背后说。

我条件反射地,把宝宝的脸往怀里收:“嘘,爱困了……”

“莫爱困!”婆婆坚决地晃了晃头。

糟了,宝宝非但笑看着她奶奶,还嘟嘟囊囊地练起了嘴:“啊咕,啊霍……”

“宝宝和奶奶讲话喽……奶奶抱!”

她们祖孙竟然一来一往聊上了!

我后退一步。

婆婆挂着兴奋,进逼一步。

“阿妈,她还没睡够,你要逗她玩,她那小脑袋会受不了的。”

“奶奶抱!”相处半月,我还是第一次见婆婆用重金属摇滚乐的力度,把头狠狠点了三下。

宝宝被掐到空中,四肢展开,小脸正对着婆婆。

“小可爱,小宝宝,小乖乖……”一连串逗弄,线绳一样,从婆婆嘴里抽出来,“你妈非说你爱困,其实你莫爱困呀……”

宝宝就这样被带走了。我瘫坐在地,她们越走越远,我和宝宝失联了,只传来婆婆南腔北调的话音。

我低头看看自己,衣服皱巴巴的,发出臭酸奶的味道,裤腿一只撒开,一只塞在棉线袜里,关节软绵绵的,似连非连,腿骨却灌了砂金,重得不像话。我想站起,临时拼装的身体,却沉入沼泽一样的睡眠。

梦里,我对自己说:婆婆是个福利,到底可以睡上一觉呢。

4

身体正从睡眠中被拖曳出来,神经重新接通了宝宝:她蹬着腿,在暴怒地大哭。我努力盘坐起来,只是试图坐起来。隔一道门,听到婆婆在哄她,忽然插进一句,“吼(好),你妈醒了”。

我吓了一跳,本打算再挣扎一觉,现在不得不打起精神了。重新组装好手脚,我跳下床,一头扎向哭闹的风暴眼,嘴里默念“妈妈来救你”,像个超级英雄。宝宝的怒气感染了我,我大声对婆婆说:“我早就说,她没睡够,经不得逗,她吃不消的。”

“没有困,她饿了。”婆婆说。

“还不到饭点,她就是没睡够。”

婆婆为什么不信我呢?虽则我没当过妈,但我读过书呀!我也是武装了一肚子育儿经的人。婆婆的土法早过时了,却又不肯更新,真是让人干着急。

我一把捞起宝宝,抱回房间。奶头塞给她,世界骤然安宁。她一边吸吮,一边沉沉睡去。再看表,已经十一点。又看一眼屋门,想关紧它的念头,比任何时候都变本加厉。

就在这时,婆婆一把撑开门,笑眯眯地露出半张脸,“吃草莓”,她递给我一碗草莓,粒粒晶红,挂着水雾,“午饭,煮面。你爱吃面,煮面给你吃”。

关门似乎可耻,我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吃面的时候,婆婆用走调的普通话,说老家人估摸我们因为语言不通,会合不来。她笑得灿烂,我分辨不清她笑的是别人的语言应验还是谣言的不攻自破。